Translate

搵貨

這幾日行模型舖都在尋找這個馬沙的座,問店舖老闆甚至乎說坊間連這類座也缺貨。但今日行旺角卻很容易就找到了,於是乎二話不說就拿起來。誰不知行過兩條街見生暉不單有貨,還要平兩蚊!


好朋友 × 2

今年三四月時已經答應會出席舊同學一年一度的遊船河活動,所以昨天一早就到了西貢。一落車卻收到蟹 sir 的電話,說 Joel 會上 Work Shop 約食飯,自然我只能婉拒了。當日的天氣是無話可說的,天朗水清風悠悠,一塊二塊豬腩肉曝曬於陽光下,口水與啤酒四濺,不亦樂乎!日光西照,下午四時許大家已經準備回府;於是我靈光一閃,知道一眾模型友為趕電擊,一定還在 WS 奮戰,生活顛倒不會一早食晚飯,所以姑且在海中心一試打電話給蟹 sir。但還是在六時前抵岸才接通到蟹 sir,七點就去到他們在觀塘的 WS。結果昨晚就打擾了 Model Arena 和 HKMA 兩個 WS,自然又是不亦樂乎的一回事。最後十一點半才回到家;從早上八點出門口到晚上十一點半回家這十五個半小時中,共見了兩班朋友,真不得不佩服香港地的交通和通訊之便!


上圖:遊船河大合照



上圖:全男大合照



上圖:認識了廿年以上的大合照


欠圖:今次我沒有帶相機,所以沒有模型友的合照,可惜!

無竹令人俗

上海的天禧嘉福酒店是一間精品酒店,內裡以不少雅緻古董作擺設,氣派不凡亦古意盎然。我在臨離開前於大堂的男廁交水費,面壁時卻發現牆上掛了四張刻於竹上的春宮圖。原來有竹之雅是如此這般



(礙於圖片露骨,部份 blog 友是無緣在此一睹;但有性趣的朋友到上海時大可以自己走入酒店大堂男廁風雅一番。)


高達危情

今天在愛民邨商場本來想入頑太無,但一見高達 Ver 2.0 後立即數洋,盛惠$245。六算也不到,看來這盒 Ver 2.0 後市並不樂觀!



另外今日亦收到電擊的入場票


地獄獒

這部 Hellhound 雖然出了已有一段時間,但還是在去大陸之前才從蟹 sir 處拿到手(多謝蟹 sir 替我買)。回港後素組起來除了發現外形很好之外,還有兩個意外發現:首先隻飛機很大部!同樣是複座機,這部直昇機的機艙就比印象中 Macross 的 VF-1D 機大。(要返回加拿大後才可以拿兩部作直接比較。)在設定中這機可以放在車上運載,但如無記錯它比幾個月前砌過的 1:72 坦克大了不少,要用正常闊窄拖車運載恐怕會有大問題。另一個意外發現是機艙上的透明罩。有朋友曾經說,這個透明罩與機艙之間有一條大夾縫,這句話我一直放在心中,所以素組後立刻留意這個地方。結果是這條縫沒有特別問題,還算得上是緊密!模型雖然賣得貴(¥3800),但自己就相當喜歡它!



壽屋的網頁

八日七夜中國之旅

上星期一出發去中國大陸,昨晚乘夜機回港。多年前第一次返國內去深圳購物一天,感覺是非常之差,因為當時那裡的人相當粗魯,買所有貨物要提防假貨,去到處地方也要小心扒手。事隔九年,今趟跟旅行團先去北京,然後飛去杭州,再乘巴士去蘇州,最後從上海飛回香港。可能是因為跟旅行團的關係,上述的首兩個問題跟本不大;而扒手的問題其實去甚麼地方也要提防,不是大陸獨有的問題。故此這次對大陸的觀感大有改觀。再加上先去北京,當地為了迎接奧運,事事都修飾得美倫美煥,予人的第一個印象相當正面。另外西方傳媒對大陸的報導一向報憂不報喜,例如六月尾時傳媒還在懷疑北京的空氣質素,但我上星期處身在北京就完全不覺得環境有問題,對大陸有更正面的看法。當然,中國大陸還是問題多多,例如人車爭路的情況就已經嚇怕我了!但希望在遙遠的將來,我再次去大陸旅遊的時候,可以有另一次改觀的印象。


人、鬼、獸

星期一乘搭港龍往北京,在航班上可令我嘆為觀止。雖然飛機是舊機,設施略嫌不足,但機上的空姐質素卻令我意外。要知港龍不是香港首屈一指的航空公司;而在我來港的國泰班機上,空姐的質素,老實說,頗叫我失望。在不敢奢望的心情下,於來京途中見住空姐們的小纖腰扭來扭去,實在令我感慨。君不知北美航機上的鬼婆分分鐘是「空姥」,-再加上雖然飛機上空間有限,航空公司養不起二百多磅的空姐,但有成百五磅的就難免充塞於機艙內。故此一見港龍上漂亮的妞兒們用輕盈的步伐走來走去後,實在令我感到地獄與人間的分別。
至於這個獸字,在鐵鳥上理應是聯想不到的,但在我這個不甚厚道的腦中,還是活生生的跳了出來。飛機座椅上總有一排放手提行李的箱,高高在上的要人舉起手才放得入行李取得出的外衣。事源於在我前面的一位端莊女仕正要舉手取她的行李,但在炎炎夏日的機艙內,她一舉手就在短袖衫下露出一叢黑漆的腋毛。自問不是一個對女仕腋毛著迷的人,再加上生活在加拿大二十多年的我鮮有機會在洋妞身上見到這東西,在乍見之下我也為這份原始粗獷嚇了一跳!
註:這篇用了新學的九方輸入法寫,共用了我三日時間才打完!

The ball's been rolling

As my first "action day", here are what I've bought: An AFV Club's Stryker, a Ver. 2.0 Gelgoog, a local magazine and a few brushes. I always want to build the AFV Club Stryker but really cannot find it in Toronto/Ottawa and Halifax. This model becomes the first model I buy in this trip. Quite expensive though at UML, about $260. On the other hand, this Gelgoog only cost me $189 at Oi Man Estate in Ho Man Tin.



Yesterday I also got time to open my models in my baggage. Since they are well packed, both of them are in good shape. As a result, my Dom will be the model entering the KOGM competition. The other model, which was used as a back up for the competition, can be bought to this Saturday's RMS18.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meet some bloggers and modelers there.


I guess I better give some explanation here. I am writing in English because I did not bring my computer to HK this time. In fact, I brought it from Ottawa to Toronto but realised that its screen was malfunctioned. Thus I was forced to leave it in Toronto. As my first action day, I was also checking out some laptops here. Hopefully I will find one in the next few days before I go to China next Monday.

Hong Kong, at last!

Arrived Hong Kong yesterday afternoon (HK time). I woke up at 1:30 this morning, slept about 4.5 hour until 7:30 a.m. Needless to say, I am very tired but excited!


電擊前最最最後更新

地台上本來計劃有十多個相同的部件,不能複製的早已一個一個零件造好了,而可以複製的也做了出來。但時間實在無多,這些部件還是趕不起,暫時唯有放棄,回到香港後有機會有時間才修補上色;而現在可以上色的零件就趁現在上好顏色。無奈!


電擊前最最後更新 - Part II

有卜友問及製作的問題,本來想在原文中加一兩張相作解釋,但翻看相簿發現原來我有影下頗齊備的相片,故此在呃文的前題下,又同大家分享下自己一刻的無聊。


下圖:用厚和有紋的膠紙剪出盾的外形輪廓。



下圖:兩隻相同的飯碗(對女仕來說可能叫湯碗),以薄膠紙定位。



下圖:小心把盾的輪廓(厚膠紙)貼在碗外壁,注意對稱問題。



下圖:鋪上厚厚的 Mori Mori。我在膠紙外圍以手工泥圍邊,防止 Mori Mori 擴散得太大太薄。



欠圖:Mori Mori 乾後取下,朝碗的一面會清楚印出盾的輪廓。之後就可以沿盾邊割去多餘的 Mori Mori ,至此盾的雛形完成。


下圖:盾面先削去多餘的 Mori Mori (可以在 Mori Mori 半乾時做),要注意盾週邊要削和磨得厚薄一至。盾中心面的修補先在盾面上加一層薄薄的 Mori Mori ,在盾中心插支鐵枝作軸,用一塊有弧邊的膠板繞盾一週刮去多餘的 Mori Mori 。(事實上這塊有弧邊的膠板正是同一塊用來刮裙甲的膠板也。)如此這般就有一面弧度一至的盾面。



下圖:盾邊先鑿出一級,令盾邊有內邊和外邊之分。對,是鑿不是鎅也不是切,更不是鑽或磨。這個工序可算是最悶最慢的一項。請注意,因為上面的造法,所以盾內面只要略略修補就可以見人,遠不如盾面需要大幅修正。



下圖:五月去多倫多時,在酒店中把膠板邊鎅出鋸齒紋。雖然這也是悶和慢的工序,但膠板遠比硬了的 Mori Mori 容易切割。



下圖:把上圖中的鋸齒膠板「飛邊」後,貼在盾的內邊。請留意圖中左面的盾內邊,已經貼上另一種膠邊作「夾層」。



下圖:用Evergreen 的薄膠條和薄膠板粉飾一下盾內面就行了。



後記:盾的外邊和內邊相信可以被稱為「真邊」和「假邊」,原因大家心照。如果有機會再造這樣的盾的話,我會把外邊和內邊都以「假邊」的形式造出來。如此的話上面「鑿邊」的痛苦工序就可以略去,而「假外邊」只需用稍闊的膠條圍邊就行。而這樣做的話,上面修正盾面的工序就要押後,至完成了「假外邊」才可以開始,

電擊前最最後更新

上次因為正在集中火力製作大魔的主體,所以忘記了它的武器是還沒有正式介紹過。登、登、登,下面就是我的偷懶之作,集合了阿媽 call 中 Gaea 的肩砲部件,HGUC Hy-Gogg 的飛彈筒和機動戰艦 Nadesico 中砲戰 Frame 的大砲而成的雜嘜臂砲。憑它強盛之製作陣容,應該可以把敵人殺得沙塵滾滾,血流滔滔



另外彈匣頂亦借用了 1:48 飛機轆乙個,特此鳴謝 F-18 戰機捐軀成全。



上面的臂砲是安在右臂上,而左臂會裝上盾牌一面。一如以往,我設計的盾牌一定不會有噴射器或飛彈之類的爆炸品,否則敵人武器來襲時,是該還是不該舉起一面會爆炸的盾牌抵擋?故此盾牌上只有尖刺之類的東西作武器。



基本上這塊盾與裙甲的製作方法是一樣的,不過更為精細一點吧。無辦法,大家難以見到裙甲的底部,但盾的背面卻是人人可見,唯有硬著頭皮去造。



下圖中除了見到連接左臂的部件之外,拍攝角度亦顯示出盾背有另一層裝甲。



正是為了這一層裝甲(還是兩層?),令到製作這塊盾的難度比起製作裙甲更要難,但個人就相當滿意出來的效果了。


煎蛋秘訣

我在煎荷包蛋這件事上可沒有什麼成功的經驗,但是常威介紹的方法卻是非常有用的,至少我在這個週末可以成功地煎出五隻雞蛋(共煎了六隻雞蛋)   (當然 Little MP 給的意見亦很有用,在此再三多謝兩位!)


常威有言:


要防止打蛋落鑊爆黃,方法簡單:只需先將蛋打在碗上,然後才落鑊即可!(不過要洗多隻碗!你諗你!)


要煎得靚,油要適中(你太小啦!),鑊要滾,蛋要室溫(即係唔好響雪櫃一拎出黎就煎),落蛋時唔好灘得太開(面積太大蛋白自然薄,反蛋好易穿!)落蛋後要慢火,直至蛋白厚度有1至2cm至反蛋,咁就very good啦!